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九里新茶茶茶

© 九里新茶茶茶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性转—短时强对流天气

喻队生快!!!还是去年暑假想到的性转梗现在拿来用了……

先发文,还有些絮絮叨叨的晚上补

性转预警

OOC预警

高中同学设定

一大碗傻白甜

---------------------------------------------------

下大雨的时候想到的梗,如果有人在雨天给你留一个门,那种感觉真的太好啦ヾ(@^▽^@)ノ 

高中同学设定的喻黄性转,确定关系不久的小恋人

 

不知道这场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喻文州坐在自己的书桌边转笔,面前摊开的暑假作业她已经写完了一大半,可现在阴沉沉的天气让人实在没兴致再写下去。她又瞄了一眼桌上的闹钟,差七分钟六点,少天——

门外传来轻快的敲门声,咚咚咚,活泼的三下,和室外轰鸣的雷声对比强烈,要是五秒之内等不到开门估计还会再敲三下。

喻文州把桌上的东西随手一推,起身开门。掀起猫眼,隔着门都能感觉到阵阵潮气。

开门的时候有早已熟悉的欢快声音:“文州我跟你说外面雨真的好大啊,记得上次停电的时候雨就是这么大这次不会又要停电吧,大夏天的我爸妈居然跑出去旅游还不带我简直——”“好了少天,”喻文州递来一双拖鞋,顺手接过黄少天怀里的书,“去洗澡吧,要穿的衣服我来拿,换下来的直接丢到洗衣机里就行了。”“好!”

不得不说,简直像是同居的感觉特别好。喻文州从衣柜里拿出干净衣物,放在浴室门口的小凳子上,里面传出流水的哗哗声。估计少天很快就出来了,喻文州低头想想,先不做饭了,等少天洗好再问问她想吃什么吧。

黄少天开门的时候毫不意外看到喻文州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捣鼓手机,自己直接用干毛巾揉着头发坐到距离最近的沙发上。夏天洗完澡吹着风的感觉真好,她闭着眼还没享受三秒钟,就被喻文州伸手拉向了自己旁边:“那边有风——少天你怎么不把头发吹吹再出来?等会干了又抱怨头发翘了。”“唔,那你帮我吹?”黄少天笑嘻嘻的看着她,喻文州倒是还没等她说话时就站起了身,听见黄少天这么说,干脆弯腰在她脸颊亲了一下:“嗯,我去拿吹风机。”

等吹好头发已经是六点四十多,喻文州一边收拾一边问黄少天想吃什么,转过头黄少天却已经把围裙套在了自己身上:“我来做呗,”她冲喻文州眨眨眼,“你帮我收拾一下浴室?谢谢啦~”不等喻文州回答才把头发束起的姑娘已经跑进厨房。

说是收拾浴室其实也没有太多好收拾的,黄少天当然不是会把东西弄得乱七八糟的人,就算真的弄乱了也是自己收拾或者放着根本不动。喻文州想到黄少天家她自己那张乱的十分具有艺术感的桌子,忍不住心里好笑。浴室的窗帘已经拉了起来,天边是夏季暴雨之后绚丽灿烂的晚霞。

好像,她和黄少天真正产生交集的那一天,也是一样的天气。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高中同学,并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高中同学——喻文州是高一下学期转学到这所高中的。之后不久这个转学生就成了学校里的名人,成绩好,能力强,参加学生会还很快成为其中的骨干。(日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复述这段历史,喻文州沉思:这是很符合玛丽苏女主的设定?换来黄少天难以置信痛心疾首的目光:我还以为喻文州你是一个纯粹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原来……摇头.jpg)那个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只是在学生会同一个部门工作的普通同学关系,工作的事情两个人会多聊几句,去老师办公室交作业正好遇见会打个招呼,就没有更多了,毕竟两个人的班级相隔了两层楼。

直到高一升高二的那个暑假。

那天下午阴沉沉的,一副要下雨的样子,户外的土地都被蒸腾出暴雨之前的泥土味。喻文州因为暑假的作业匆匆忙忙去了图书馆。查好资料借好书,图书馆已经是幕天席地的大雨,她翻翻自己随身带出来的包,没有雨伞。好吧,喻文州耸耸肩,直接在图书馆一楼的几排椅子中找了一处坐下,反正夏天的雨也不会下很久。

果然十几分钟之后,雨停了,虽然天空还是阴云密布随时准备着再下一场,喻文州却不是很在意的直接跑出大门。她家离图书馆不近,但是坐车回去很方便。去车站躲雨也是一样的嘛,这么想着,她脚下的步伐更快了。只要路上没碰上什么事——

不过五分钟,喻文州就不得不唾弃了一下自己真是立了一个好大的flag。

深而长的巷子,刚下过雨湿滑的路面,巷子里除了自己就是后面三个尾随她的人。喻文州拿出手机隐秘的向后面照了照,屏幕反射出三个男的,看上去二十多岁,大概都是社会闲散人员。她握紧自己挎包的带子,虽然这里地形很熟悉,但是小巷另一头连接着一座公园,这样的暴雨天想必不会有什么人,自己能跑掉或者呼救的概率还没有这里大。喻文州边想着边小跑了起来,后面的人一见她要跑,便飞快的围追过来。

“呦,小姑娘,借点钱花花啊。”为首的人嬉皮笑脸的靠近喻文州,她要是不给就打算直接抢了。喻文州向后靠着墙,没有退路她索性挺直背,不慌不忙的拿出钱包把现金都递过去。一个人一把夺过了钱,在旁边数起来,另外两个却像是发现什么一样:“这小姑娘长得不错啊~嘿”说着还凑了过来。

喻文州感觉到有人跟踪时已经提防了这样的场景,这个时候一只手伸在包里握紧自己的圆规,只等人真的凑近就一把扎上去。

不过那几个人并没有这种机会。

忽然一声闷响,距离喻文州最近的人一个踉跄向前倒了下去,正数着钱的那个一愣神,也是猛的受了一下,手上的钞票撒了一地,打人的那个干脆的在他后颈上又补了一下,那人立刻倒在地上。

黄少天转头去看喻文州的时候,只见她直接把自己的包对着剩下的那个人使劲扔过去。包里有好几本借来的书,很沉,不出意外的把那人掼到了地上。黄少天见状一点没有犹豫,上来直接让那人的胳膊脱了臼。

两人照面却没有寒暄,之前被打的两个人看黄少天这么厉害,顾不上捡钱,拉起那个脱臼的同伙跌跌撞撞的夺路而逃。喻文州拉开自己的包想要找手机报警,那边黄少天已经拨通了电话。“没事了。”黄少天还没挂电话的时候已经拉住喻文州还有些发抖的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点害怕,喻文州的手很凉,让她忍不住攥在自己掌心又稍微用力的握了几下。“等下警察局来做个笔录,我们在附近找个地方等一会吧。”“好。”喻文州点头,脸上还是沉稳的神色。就是黄少天平时那么活泼的人,这时候除了帮忙收拾东西,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和喻文州说话,她看上去不需要安慰,除去刚才的手抖基本看不出来惊慌的样子。

“行了。”喻文州拍拍手,拎着包站起身:“我们现在去——”

又下雨了。

黄少天拉起喻文州飞快的跑进附近的奶茶店,毕竟夏天的衣衫单薄,再快两人的衣服都差不多湿透了。还好接到报案的警察来的很快,问的也不拖沓,不过多久两个人已经一起站上站台等待公交。

她们两事先都不知道对方的家住在哪里,喻文州看黄少天和她上了同一辆车只心想她要是和我住的近一点就好了。“那个,”原本在玩手机的黄少天突然抬头看着身边的人:“你今晚去我家吧?”“诶?”“昨天不是你在宣传部的群里说家里没人吗?正好我家也没人啊。”“啊……好啊,谢谢你了。”

一个小时之后,两个之前都算不上朋友的人,坐在黄少天家的餐桌旁,一起喝着黄少天刚煮好的绿豆粥。

厨房里油烟机关掉的声音打断了喻文州的神游,她不紧不慢的走到厨房门口:“少天,要帮忙吗?”“要!”黄少天毫不犹豫:“快进来帮我烫碗筷!”

虽然黄少天做饭很快但是味道实在是很好,红烧排骨,香菇青菜,紫菜豆腐汤,晚饭吃完两个人满足的只想在沙发上瘫着摸肚子……当然不可能,还是要洗碗的。

洗完了碗筷的喻小姐给瘫在沙发上不想起来的黄小姐带了一碗姜撞奶。黄少天兴高采烈的接过,舀了几勺,又忍不住和喻文州嘀咕:“文州你每天都给我做宵夜,再吃我就要胖了。”“没事啊,”喻文州笑眯眯的凑过去:“你怕长胖,那我帮你吃一点呀。”

两人稍微闹腾了一会,虽然家里就两个人也没敢弄的太过。只是睡前喻文州忍不住抱怨了一下嘴唇都有点肿了,黄少天笑着搂住她的腰:“反正你明天又不出门嘛……”“那也不行。”喻文州坚定地拿开自家小恋人那只四处捣乱的手,想了想还是转过身抱住她:“至少先等你下个月过完生日再说。”

大概世界就是这么神奇吧,第二天喻文州醒的早一些,可是歪在床上绕着黄少天的一缕头发不想起来。她想起以前的那些事,黄少天影影约约在学生里有不良少女的传闻,只有她知道黄少天的确很会打架可也只限于有人闹到了她眼前;她想起少天和她表白时坚定到像是破釜沉舟一样的眼神;她的少天爱笑爱闹,和熟人聊天喜欢说个不停;她还想起那个狼狈的下午,和她并不算熟的黄少天握住了她因为害怕而冰冷发颤的手。

旁边的人动了几下,伸出手抓住喻文州的胳膊,要醒了呀我的小公主,喻文州无声的笑,她支起身子,撩了撩黄少天的刘海,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就像几十年之后她还经常对眼前这个人说的一样:“早安,少天,该醒醒啦。”

“嗯……文州,早安呀。”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