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九里新茶茶茶

© 九里新茶茶茶 | Powered by LOFTER

方王—不过三餐

01青菜排骨汤
吃吃喝喝谈谈恋爱
给谦儿私设了一个姐姐
ooc,ooc,ooc
算是系列文吧(又挖坑了(T_T))
顺便这个菜是我爸妈做的……
第四赛季初设定,还是彼此看不太顺眼的小王和小方

“你还不回去?”从门口传来的声音刻意得冷淡,王杰希不用回头都猜得到是谁。
“就回去了,”他的动作没有一点停顿,拉下窗帘,关掉电灯。靠在门边的人抱着手臂,没有什么要来帮忙的样子。
等王杰希走到门边的时候,方士谦总算是侧侧身子给他让了条路。“前辈春节快乐。”王杰希脸上还是很有礼貌的表情,只是说完话就直接走了。他没期望着方士谦对这有什么回应——反正方士谦一直看自己不顺眼。
回宿舍拿上行李,王杰希不紧不慢的向门口走。还留在战队的队员除了他就只有方士谦,俱乐部里空落落的。他留在这里加训,至于方士谦,不知道是听了林杰队长的劝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王杰希问他要不要考虑一下牺牲几天假期和自己练配合,这个从自己来的时候就不是很喜欢自己的前辈,居然答应了。
今天除夕,B市又下着雪,外面很冷,好在景色很漂亮。只是一点,才是临近中午,路上的车竟然已经少了很多。
王杰希的家住得离微草不远不近,可是拉着行李,路上还有算不上薄的积雪,这里离地铁站仍有一段距离。他不得不在门口站了一会,想想到底怎么回家。
“王杰希?你怎么在这?”好像是因为离得远而有些模糊的声音,王杰希转头,看到方士谦站在略远的地方,拎着包问他。“雪下的有点大,不好打车。”王杰希耸耸肩。“那你怎么办?”“中午先找个地方吃饭吧,下午再走。”几句话的功夫方士谦已经走到旁边。“天挺冷的,前辈也赶紧回去好了。”王杰希拉起自己的箱子:“前辈再见。”
他拉着箱子走了好几步,方士谦突然开口叫住他:“你还说雪大,这时候跑什么,”他顿了顿,“箱子拉着,去我家。”
“……呃?”王杰希愣了愣,方士谦看他没答话,好像有点不高兴:“嫌远就算了。”“没有,”王杰希带着行李箱转个身。雪有点大,车不好打,要拿的东西有点多,怎么看都是找个中午的去处更合算。“那就麻烦前辈了。”
其实方士谦的住处离微草不远,走路十分钟,是一个建成有几年的小区。方士谦住七楼,八十多平方,开门的时候没有别的味道——打扫的应该还不错。王杰希一边神游,一边随着主人向里走。方士谦干脆把自己的行李和王杰希的行李都放在玄关,和他说了洗手间在哪里以及在这随意等等待客常用术语,烧好一壶水给王杰希泡杯茶,自己就系上围裙跑到厨房做午饭了。
“那个……前辈,要帮忙吗?”王杰希在客厅喝完一杯茶,总不好意思干坐着等吃饭,索性跑到厨房。站到门口才感觉到厨房里实在热闹,高压锅里焖着排骨汤,向外“嗤嗤”地冒着热气;蒸锅里蒸着萝卜,锅盖被蒸汽顶起的声音有点吵。另外一边,方士谦正在燃气灶边熟练的挥着锅铲。抽油烟机的轰鸣声中,他好像没听到有人说话。过了片刻,他转身拿盐的时候,才看见倚在门边的王杰希。
“饿了?”方士谦挑眉,王杰希摇头道:“没有,就是想问问前辈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没有,你去客厅再等一会吧,这边马上就好了。”“好的。”
厨房的味道还挺好闻的,王杰希坐在沙发上摆弄着茶杯,想到刚才充斥鼻腔的,排骨汤的鲜香,蒸萝卜的甜香,还有厨房里各种暖和的香气。
或许方前辈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人。
果然,没有多久菜就端上了桌。清蒸白萝卜,西红柿炒鸡蛋,排骨汤,对于刚成年的男孩子做的菜来说,卖相还算好。王杰希夹起一筷子菜尝了尝,味道不错。
按理说这种吃饭的时候都该聊聊天,只是分别坐在桌子两边的人实在没什么话可说。在平时,除了战队和比赛的事情,方士谦和王杰希谈话的次数实在说不上多。也不是谁躲着谁,他们俩都知道互相看对方不顺眼,自然懒得自讨没趣。王杰希咬着筷子想了想,总不能这时候在饭桌上聊荣耀吧。
中午饭当然是先吃饭后喝汤,不过方士谦做的排骨汤有点不一样——汤里除了炖的软嫩的排骨,还撒了一层碧莹莹的青菜叶,汤也不全是排骨的香味,王杰希又慢慢地喝一口,好像有点——甜?
埋头吃饭的方士谦看到对面的人突然停下筷子,觉得奇怪:“怎么了?我做的也没难吃到这种程度吧。”“不是,”王杰希摇头:“前辈,你做汤的时候也放糖啊?”“放糖?”方士谦尝了尝自己碗里的汤:“有吗?”“可是有点甜味啊。”“哦对了,”方士谦指指那碗被吃的只剩菜汤的蒸萝卜:“是倒了一点这个的汤。”
王杰希对这个味道记忆犹新。一直到他退役,两个人能正式同居的时候,那天方士谦做的晚饭,王杰希尝了一口,还是有点甜味的汤。“你口味还真是没变。”“怎么了,”方士谦挑眉:“我翘班回来做的晚饭,你还有什么意见?”“不是,”王杰希凑过去在他的嘴角亲了一下:“味道不错,以后就这么做吧。”
这个时候的王杰希不知道这么多,只是觉得这一顿饭吃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尴尬。下午虽然天还是阴沉沉的,好在雪已经停了,王杰希拿上自己的行李和方士谦道谢再道别,就回家过除夕了。
两个人都没想到,他们在几个小时之后又见了一面。
敲门的是王杰希,开门的却是一个陌生的面孔。一个很年轻的姑娘拉开门,有点疑惑地看着王杰希:“您找哪位?”“呃……方士谦在吗?”“哦,在的”那姑娘用和她刚才的温柔声音完全不同的嗓音扯着嗓子喊:“方士谦你出来!有人找!”
“来了来了。”那边是忙不迭的推椅子和开门声,很快方士谦急匆匆的跑到门口,也是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有东西丢在这了?”“没有,”王杰希把手里的保温盒递过去:“我妈妈做的饺子,分你一点。”“哦……哦,谢谢了。”方士谦有点不明所以地接过盒子:“那个,你要不要进来坐一会?”“不用了,”王杰希把手里的袋子叠起来:“我先走了,前辈再见,”
直到王杰希在楼道里等着的电梯已经打开门,方士谦突然打开家门喊了一声:“王杰希!”“什么事?我马上就下楼了。”王杰希伸手拦住电梯,就看方士谦穿着家里的鞋就跑了出来,往他手里塞进一把糖:“新年快乐,”他停了一下:“这一年还要加油啊,你和林队比还差的远呢!”“我知道,”王杰希笑了笑:“前辈你也要一起加油啊!新年快乐!”
王杰希乘着除夕夜的地铁回家,当然不会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方士谦刚打开门,就被自家姐姐在头上狠狠敲了一下。“方士谦你没长脑子啊!人家给你送东西来还不出门送送!”“……姐你还是我亲姐吗,再敲真的傻了。”“……说得好像你现在有多聪明一样,”方姐姐撇了自家弟弟一眼,“是谁啊?”“我们队长,”方士谦嘴里嚼着饺子含含糊糊的说:“姐你来尝尝,这饺子还挺好吃。”
那部红遍大江南北的美食纪录片里有这样一句话:人的迁移促成了食物的相逢,食物的离合见证了人的聚散。方士谦不会想到,一个赛季之后,他们就携手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冠军;他更不会想到,这个小他一岁,刚开始让他十分看不顺眼的队长,会成为他此生不可分割的爱人和亲人。有朝一日,他们真的会在除夕夜坐在一个桌子旁,吃一样的团圆饭——用家人的身份。桌上会有王妈妈王爸爸早就给他们准备好的饺子,也会有方妈妈方爸爸给他们两个人准备的压岁钱。
烹饪食物和生发爱情,都是每个人生活中最神奇的事。
-END-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