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九里新茶茶茶

© 九里新茶茶茶 | Powered by LOFTER

网王相关(幸村BG)—春树暮云

复健第一篇居然是BG……

许多年没写言情和网王相关,文笔生疏,大家见谅

OOC,狗血,私设如山,少女心爆棚,傻白甜预警

给小妹妹的生贺,小妹妹生快呀!

-----------------------------------------

忘记在何时遇见你,记得在何时爱上你。

01

画笔在纸上落下最后一笔,她轻轻呼气,放下酸痛的手腕,等着画纸晾干。

市中心的公园有大片茵茵的草地,有跑来跑去玩闹的孩子,有来自不同国家的游人,有参加夏季音乐节欢乐的人们。

没有他。

你在想什么呢,鬼束芽衣摇摇头,好像这种因为自己胆怯,说不出口,无疾而终的暗恋,也没有再想的必要了。

可是想念还是想念,真的很爱他,可以不掺杂任何感情地想念他,就像想念一个同学,一个从小到大的玩伴,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挚友,然后刻意忽略掉——一个喜欢了许久的人。

我觉得自己挺厉害的,她把画笔一支一支收起来,把一盒盒颜料码好,指尖点点画纸的一角,没有沾上颜料。可以收起来了哦,鬼束芽衣小声对自己说,耳边还有刚才哼过的小调,手上小心的把纸放进画夹。画可以收起来,心却很难收起来呀。

对我来说,精市,你也很厉害啊,厉害到,让我喜欢了这么久,还决定继续固执的喜欢下去。

02

鬼束芽衣的记忆里,对于幸村精市的初见,都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的。

“那时候你才一岁呢,我们一家搬家来到这里,隔壁就是幸村君一家啦。哎呀,那时候的精市也是个被他妈妈抱在怀里的小孩子呢,一眨眼就长得这么大了。”妈妈总是这么说,尤其是精市来家里做客的时候。

的确很巧,相邻的两家有年纪差不多的孩子,不是玩伴好像都有些说不过去。

幸村精市比鬼束芽衣只大半岁,小的时候却处处都有哥哥的样子,两个孩子一起出去玩,过马路时幸村总要拉紧她的手,走在路上也是让她走街道靠里的一边。都是小孩子,身高也差不了多少,鬼束芽衣偏偏头就能看清幸村精市的侧脸。走到人多的地方他会严肃地抿抿唇,拉着她的手力度也重了一些;汽车开过去有难闻的尾气,幸村也忍不住皱皱眉。不过大多数时刻,幸村总是微笑着的——至少对她是的。

有时鬼束芽衣一路走一路偏着头看幸村。精市哥哥长的是真的好好看啊,孩子的脑海里没有那么多形容词,小时候的她只能这么形容幸村。直到幸村精市停下脚步,伸出另一只手捏捏她的脸颊:“芽衣,走路的时候可以好好看路吗?”“哦哦。”她赶紧转过视线,一路走回家,看着路,认认真真的握住幸村的手。

这个场景反复出现在鬼束芽衣的梦里。在她外出求学的几年,梦里除了爸爸妈妈和家里的饭菜,神奈川的海,就是幸村精市拉着他走在路上,两个孩子拎着包,路上有熙熙攘攘的行人,天边有橘色的温暖晚霞。

她和幸村国小同班,国中同班,不过手拉手一起走回家的事到国中就终止了。一来幸村在网球部的事越来越多,两个人可以一起走的时候渐渐少了,二来,她也有些不好意思。

二十二岁的鬼束芽衣在异国他乡的酒店醒来,夏季音乐节再怎样热闹,萨尔茨堡的夜晚总是宁静的。梦里是出现过许许多多次的场景,穿着立海大校服背着网球包的幸村,一样穿着校服拎着书包的自己,还有那句清清楚楚的:“我喜欢你,幸村君。”

要是真的有那么大胆就好了,鬼束芽衣有些赌气的把自己深深埋进被子里,窗帘被晚风掀起一角,能看到奥地利夜晚深蓝色天幕下静谧的星空。

晚安,她对自己说。

精市,晚安,这句放在心里就好。

03

嗯,鬼束同学是一个很安静很温柔的人,不过有时候对自己喜欢的事情也很坚持,有原则。国中有一年的圣诞节,全班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真心话是如实评价自己前座的同学(没有前座就评价后座),抽中真心话的幸村精市,如实评价了自己前座的鬼束芽衣。

这种游戏当然是全班围在一起玩的,幸村精市人缘好,被抽中之后几乎全班同学都围了过来。幸村说完之后,笑着看了鬼束芽衣一眼,后者则一脸诚恳地看着他:“幸村君,关于我话少,你可以直说的,放心,我不打你。”“我可没说,”幸村佯装惊讶:“这就是你自己说的了。”

定游戏规则的时候都怕问到隐私问题让人尴尬,这样的问题自然少了爆点,大家玩笑几句又到了别的同学桌边。鬼束芽衣意思意思跟着凑热闹,心里其实差点炸出一朵烟花。

说话的那可是精市啊。

是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幸村精市。

十几岁年纪的女孩都爱看些言情小说,鬼束芽衣看的不多,对一句话却是印象深刻:每个人总会在情窦初开时喜欢上自己身边最优秀的那个人。是啊,幸村精市足够优秀了,立海大附中网球部部长,课业方面也不差,喜欢绘画,园艺,待人有礼,做事努力有气魄,气场足。嗯,完美。

所以说你到底在想什么,鬼束芽衣在心里吐槽自己。脑海里好像住进了两个小人,一个说你只敢暗恋不敢说出口那还想什么想,一个说就算只是暗恋能天天这样看着精市也很开心啊。

像情人节圣诞节这样的节日,幸村总会收到很多礼物,还有夹带在礼物里的情书。他们两每到这样的节日也会交换礼物,只不过鬼束芽衣都是在回家之后再拿给他——在班里的话,幸村真的拿不下。

“可以开门吗?”回家放个东西花不了多少时间,幸村几分钟之后就敲响了隔壁家的门。“当然可以,稍等。”鬼束芽衣把礼物拿到客厅,小跑着去开门。门外的幸村微笑的看着她:“圣诞快乐,芽衣。”“你也是啊,圣诞快乐,精市哥哥,我来猜猜今年的礼物是什么?”“你一直想要的,看看吧。”幸村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源氏物语!”鬼束芽衣高兴得差点蹦起来。“等等,”幸村赶忙伸手拉了她一下:“这书还有点重呢,你放好了再跳啊。”

“这是你的,”两人终于坐到桌子边,鬼束芽衣开心的把印着槲寄生的长盒子递给幸村。幸村精市小心的解开丝带,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幅画。展开,画上似乎是雨中的紫阳花。“是紫阳花?”“是啊。怎么样,好不好看?”“很好看,”幸村仔细地把画幅收好,“谢谢你,芽衣。”

幸村精市知道,芽衣喜欢紫阳花,尤其是雨中的紫阳花。

“在传说里紫阳花可是圣物呢,是连接现世和冥界的路*,”鬼束芽衣挥着画笔和幸村说:“听起来很厉害吧?而且它又那么好看。”“是是,”幸村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兴致勃勃:“可是雨这么大,我们能先回去吗?”“精市哥哥稍等一下!”鬼束芽衣拿起笔在纸上涂涂抹抹:“稍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结果在那个初春雨雾蒙蒙的一天,在公园里写生突遇下雨的鬼束芽衣,和被鬼束芽衣一个电话叫来送伞的幸村,还是等到天色渐暗才回家。

芽衣是真的很喜欢紫阳花啊,幸村看着她把画纸收起来,那个在雨幕里小心翼翼抱着画夹的女孩笑容有些抱歉。幸村只是撑开伞,拎起鬼束芽衣的小箱子:“走吧,该回家吃饭了。”

这个从小和自己玩到大的女孩,喜欢画画,喜欢读书,喜欢神奈川的海,喜欢雨中的紫阳花,在生人面前特别安静,在熟人面前话也不会太多,提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会很兴奋。

你喜欢那么多美丽的事物,而我,喜欢的是你。

你知道吗?

我在什么时候,才能让你知道呢?

04

下午三点钟,公园的树荫下不太热,适合打个盹。

吃完饭说要消消食却在外面晃到三点,鬼束芽衣坐在长椅上伸懒腰,有点困,可是不想回去。

导师布置的任务已经完成,明天她就该回学校了,可她现在不想去逛景点,也不想去围观遐迩闻名的音乐节。

她只是发发呆,想想昨天晚上那个梦。

其实我不是那么坚定的人,我喜欢神奈川的海,喜欢公园里的紫阳花,可我还是离开了那里。

这么多年,最最坚持的,除了手里的画笔,就是那份喜欢你的心情。

想来想去又不会突然冒出来一个精市,鬼束芽衣站起来理理裙摆,哼着刚学会的小调,一步还没有迈出去,就听到一声快门声。

有人拍照?她转头,那个想象里不会突然冒出来的人离他只有五步之遥。他放下相机,安静地看着他。

“幸……幸村君!好久不见!”鬼束芽衣慌忙和他打招呼,希望自己刚才嘀嘀咕咕的话没有给他听见啊,“这么巧啊幸村君……”“是很巧啊芽衣,”幸村精市向前走了几步,和她并肩站在一起:“我好像听到你在说我什么?”“没有!没有!那个……精市你听错了吧……”幸村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自顾自的说:“虽然的确是碰巧到这里的,但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当面问问芽衣。”“哦哦,你说。”鬼束芽衣赶紧转头,幸村精市也正在看着她:“你现在……有恋人吗?”“诶?!”鬼束芽衣惊讶的出声,“不方便回答?”“不是的……嗯,我现在,没有恋人。”“那,”幸村好像松了一口气,“芽衣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交往?”

梦里的场景好像实现了,鬼束芽衣低下头,看着自己周围斑驳灿烂的树影,只是说这句话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幸村精市。“你需要时间考虑吗?不管是考虑接受还是考虑拒绝我都……”“不用了,”鬼束芽衣放松地对幸村笑了笑:“我可以告诉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今年二十二岁的我,一直坚持并且做到的有两件事,一件是遵从自己的理想学习美术,”

“还有一件,就是喜欢你。”

“我没有理由不答应的。”鬼束芽衣说:“幸村精市,我也喜欢你,已经喜欢很久很久了。”

05

傍晚六点,鬼束芽衣和幸村精市坐在去机场的地铁上。

“你大概在这里留几天?”鬼束芽衣低头飞快的发短信,“再留四天吧,怎么了?”“改签机票,”鬼束芽衣得意地向他晃晃手机:“我导师批准了。”

四天,不算长,只是对于刚刚得知对方心意,有可能接下来还要东奔西跑的两个人,一分一秒都要珍惜。

他们并肩站在航站楼前。

天很蓝,风很轻,身边是我最爱的人。

------------------------------------

*紫阳花的传说来自xxxholic

评论
热度(11)
  1. 泪的苍白九里新茶茶茶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琛子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