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九里新茶茶茶

© 九里新茶茶茶 | Powered by LOFTER

方王-Once

这……其实……是一篇……系列文……

然而……没有……写完……

又是等明年6月再补的……

谦儿都没正面出场就这么放出来好怕被槽QAQ

不过那天是真的没时间了……谦儿11.9生快!微草的治疗之神请加油!

就这样(要是真不合适那就删了吧QAQ

-------------------------------------------------------

01

下飞机的时候已将近晚上十点。

王杰希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国际航班常有晚点,这么迟落地在他意料之中。只是爱丁堡靠近北极圈,冬天夜晚冷得让他一个北京长大的人也有些吃不消。

好在航站楼里暖气充足。行李过安检,王杰希去买了一杯咖啡,被风吹得透凉的身体一点点回暖。在服务台叫了出租车,可要等上一会儿,他索性暂时寄存了行李,只端着杯咖啡在航站楼里四处逛。

虽然一天的时间都是在飞机上,中间又有转机,王杰希却是补足了觉,现下一点也不困,加之爱丁堡机场设计小巧,到处闲逛并不累人。从航站楼大厅到站前广场有一个正门,还有几个侧门。王杰希隐隐听到侧门边有乐声,便循声走了过去。

有人在拉小提琴。

是个长身玉立的男子。一如在欧洲随处可见的街头艺人,他打扮得朴素而得体。架在肩上的琴不似名贵,自弦上流淌出的音符却扣人心弦,衬着抵在琴箱上线条秀美的下颌,以及在琴弦间按捻着的白皙纤长的手指,竟是一幅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舞台上演奏的景象。

曲子是Secret Garden的Reflection。温暖柔和的曲调让听者的心都熨贴。拉琴的人半阖着眼,脸上亦是平静淡然的表情。算不上陌生的的曲子让王杰希听得有些愣怔,直到一曲终了,对面的人放下琴活动肩膀时他才回过神。

“您的小提琴拉得很好。”他蹲下身在琴盒里放了几英镑,然后无比认真地说。

那个拉琴的华人男子笑了笑,开口标准的伦敦腔向他道谢。

王杰希原本还想再说几句,电话却通知他车快到了。他向人道过别便匆匆离开了。

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吧,坐在车上的王杰希心想。那人拉得一手好琴,看起来在外闯荡了多年,最终只不过一个街头艺人。在他乡遇到来自国内的人,不如少说一些,免得人家尴尬。

谁知道,世界是如此思路诡谲,让这个思路诡谲的人同样吓了一跳。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