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九里新茶茶茶

© 九里新茶茶茶 | Powered by LOFTER

高乔-樱花甜筒

然而我还是没有码完...因为上午在看女神www

码了多少就一起放上来了

还是要说一下,这篇的灵感来自全职高手吧的高乔cos帖【全职高手】高乔cos正片【Sakura甜筒x】,这里放上两位大大的百度ID:未泯不知茗 ,阡陌不识源 

找大大要授权快有三个月了但是大大还是没有回我QAQ如果可以,请认识大大的小伙伴也帮忙联系一下

因为没有授权...所以...侵删!!侵删!!

本片有肉,不香,注意

 @何以鹿莳半清明。 大大说樱花甜筒没那么好吃,然而我是个单身汪,我什么都不造【。】

------------------------------

樱花甜筒

乔一帆拿着自己的手机趴在床上,脸有点红,心跳也有点快。

这是2月12日的晚上,兴欣的假期还没有完,乔一帆住在父母家里。假期说是清闲其实更多是无聊,他慢慢划着手机屏幕,虽然情人节快到了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好。正想着,手机“叮”了一声,微博随之跳出一条新消息。

“高英杰:约吗?@乔一帆 [图片][[图片]”

下面是两张樱花甜筒的图片。

乔一帆愣了愣,差点忘了,情人节就要到了,怎么说也要给英杰送份礼物吧,自己这边还没想好,英杰已经邀自己过去了。

“回复 高英杰 :好啊,等着我去吃穷你吧。”

回复发出去没多久,电话铃音就响了起来,正是自己刚才回复的那个人。

“喂?英杰,有事吗?”

“...一帆,我是说真的,你来吗?”那边顿了一下才开口,语气有些犹豫。

“我说的也是真的啊,你请的我当然去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定了时间地点,就愉快的收线了。

乔一帆握着手机想了想,下床,开门,问正在客厅看电视的母亲:“妈,明天我去B市找英杰,可以吗?”


其实,下午两点的B市,空气和阳光都刚刚好。

乔一帆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天气好是真的,可这寒风刺骨也没掺假。好在B市西站作为一个老站,人向来不少,也不至于冷得出奇。

站前广场上的人却不多,乔一帆略扫了两眼就找到了高英杰,正好对方也在向这边看,冲他挥了挥手:“一帆,这里!”

乔一帆赶紧拉着行李箱跑了过去,走近了才看清高英杰的脸颊已经被风吹得有些苍白,想来是等了有一会。心里正有些麻烦别人等的内疚,高英杰却笑眯眯的拉住他的手:“走吧一帆,不是说了要来吃穷我吗?”

2月13日,上班族回公司的人潮已经过了,学生党回校的人潮还没有来,地铁里的人也就不算太多。乔一帆和高英杰轻声聊着天,语气里有些微的兴奋。虽然平时发短信通电话包括聊QQ的机会都不少,但毕竟是一个月没见了,更何况...明天可是情人节啊。

下了地铁,高英杰带着乔一帆去酒店安置好行李,然后两个人都背着双肩包直奔商业街觅食。

站在西餐厅门口,乔一帆有些奇怪,这地方他在没走之前也和英杰来过啊,从没听说这里有樱花甜筒。还没问,高英杰已经开了口:“一帆你在火车上没有好好吃中饭吧?咱们现在这里吃一点,要不这么冷的天直接去吃冰淇淋胃会不舒服。”话还没说完就拉着乔一帆走了进去。

因为已经是下午,高英杰给乔一帆点的是菠菜面,自己也只要了一杯拿铁。汤清面软,缀上些碧莹莹的菠菜,再加上在暖气很足的房间里仍然隐隐现出的热气,怎么看都是让人食指大动的样子。也是有些饿了,乔一帆埋头吃面吃面吃的很专注。高英杰坐在对面,握着拿铁又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眼神却一直在乔一帆身上。

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他的呢?高英杰已经记不清了,两个腼腆内敛的人第一次见面也不过普通的寒暄,机缘巧合让他们从点头之交变成了朋友,又从朋友走向恋人。他们都说不清对对方是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但是高英杰记得,自己刚得知乔一帆要走时是怎样的心烦意乱。可所有错杂的情绪都被乔一帆的话语和握住他双手的力度化解了。

“英杰,别担心。”乔一帆没有敷衍,也未见多悲伤,只是用力握了握友人的手:“虽然很可惜不能和你并肩了,但我们还是要像以前那样加油!”

就是那一次让高英杰坚定自己要向乔一帆表明心迹,即使马上面临分离,即使两人不久可能会互相淡出对方的生活,这样的感情依旧值得自己说出口,也值得让一帆知道。

“呃...英杰?”刚好抬头的乔一帆,看着对面的人一脸若有所思。是英杰觉得无聊了吗?

“没事...”高英杰很快回神,看乔一帆的眼神却愣了一下,接着又飞快地转了回来”一帆你吃完了吗?吃完了我们就走吧。”

“好的。”乔一帆没有再多问,收了收东西便和高英杰一起出去。不想刚出店门。手就被恋人牵住了。

“那个...外面冷。“他看着英杰强作镇定地和自己解释,其实耳朵都红透了。想笑时才反应过来两人是十指相扣的姿势,不等回答自己亦是闹了个大红脸。

两人的衣袖都偏长,刚好遮住交握的双手。在午后温暖的阳光里风也不再那么凛冽,和着情人节到来前甜蜜温柔的气息,走在路上的人都是满心幸福。

卖樱花甜筒的地方在一个小巷里的蛋糕店,外面看着很普通里面却很是温馨。高英杰自己去排队,让乔一帆到位子上等他。乔一帆应声说好,转头看见排队的人群里大多是情侣,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些都是从前想也不敢想的事,小到走在路上十指相扣,大到和高英杰以恋人的身份出去约会。乔一帆以为那份暗暗滋长的感情最终也只能默默消散。没想到小心翼翼流淌出去的那些心意能收到最让人激动的回应。

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像樱花甜筒,不是那么甜腻,也没有那么香气扑鼻,凉意沁人心脾,从唇齿间一点点滑下去,一路融化,心里充盈的全是因对方而生的欢喜。

正想着,樱花甜筒端了过来。矮矮的两个白瓷杯里放着浅棕色的蛋卷, 里面是一层一层的樱花冰淇淋,最上面还撒了些花瓣。乔一帆接过自己的那份刚想说谢谢,高英杰已经坐到他旁边,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嘴唇。

“不用说谢谢,”高英杰看向乔一帆的眼神亮亮的,然后慢慢凑到了他的耳边:“我们是恋人啊,所以不用说谢谢。”

糟糕,乔一帆不知所措地捂住自己的一边脸颊。今天怎么回事,说脸红就脸红......

两个人一下午全在吃,到了晚上果然是一点都不饿。高英杰看着对面正在努力对付一碗馄饨的恋人,忍不住笑道:“我说一帆,”

“嗯?”乔一帆应声抬头,薄唇上沾了些汤水,被暖黄的灯光一照,亮晶晶的只想让人吻一下。

“就一帆你这么小的胃口,想吃穷我,恐怕要用一辈子呢。”

“一辈子”这样的词冲击力实在太大,乔一帆直到被高英杰带回酒店后整个人还有些晕。高英杰关上门放好东西,看见乔一帆还靠在门边一脸神游天外,干脆直接吻了上去。

“英杰...唔!”被吻的人没有丝毫防备就被堵住了唇瓣,开始只是唇与唇的厮磨,等乔一帆反应过来便成了舌尖的相互挑逗。两个人相见的次数并不多,接吻就更少了,分开始都喘得厉害。再看看那红的不成样子的脸,说起尴尬竟还是好笑多些。先开口的是高英杰:“一帆你先去洗澡吧,今天又是坐火车又是玩了一下午肯定累了吧。”然后又冲他的行李箱努努嘴:“衣服等会我来帮你拿。”

走进去,尽量轻的关上浴室门,把要换的衣服放好。乔一帆努力让一切与平时别无二致。当花洒打开,水流温柔的在身上流淌时他的手还是无力的扶到了墙壁上。

做不到。

想要平静已经是不可能了,在看到那张宽阔的双人床之后,乔一帆不可避免的想起两人共度的几个屈指可数的夜晚。就是那几个零星的日子也有几次是盖着被子纯聊天,即便有冲动更只是互相帮忙解决,这些都已经够让他脸红心跳的了。更何况,他和高英杰的第一次,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次做全套,是在全明星的那些天——就在一个多月前。

这次全明星周末结束后,联盟邀请所有战队在主场B市玩了两天,说是虽然冬休没到也可以提前放松一下,实际上成了各队异地/队恋相聚的好机会。高英杰和乔一帆都想着确定关系快一年了连最后一步都没做到,这个契机也是顺水推舟。

第一次的感觉并不完美,两个生涩的男孩子在扩张上花了许多时间,即便如此,进入时乔一帆的眼泪还是簇簇的往下掉,疼,真的好疼。高英杰也不好受,不该作此用处的地方实在太紧,他消耗着自己所有的耐心等恋人适应,看到乔一帆眼中止不住的泪水更是心疼的无以复加。虽然最后两人终究体会到了该属于这件事的美妙滋味,可太过消耗体力的性事让乔一帆在第二天睡了大半天,回兴欣那边也是高英杰给送回去的,顺便接受了兴欣全员对他们两的目光洗礼。

到底要怎么办...乔一帆感觉自己头脑中像是有一壶正在烧的温水,用温暖的气息引诱他去触碰,再慢慢用欲火将他烧个干净。其实都没什么的吧,以前又不是没有和英杰睡过一张双人床,又不是说睡在一张床上就一定要做那件事......乔一帆想用这些想法挤掉脑海中叫嚣的冲动,结果却简单明了:没有用。

事到如今,乔一帆只好自白自弃的继续洗澡,仍由热流一点点在小腹聚集。实在不行就出去前冲一下凉水吧,虽然浴袍很宽松,可是要被英杰看到也不太好吧......他现在连低头的勇气都没有,只能这么胡思乱想。

就在乔一帆把花洒开到凉水那边后,没过多久,高英杰在外面敲门了:“一帆你洗好了吗?我先把衣服拿进来了。”“哦好的。”乔一帆答应的有些慌乱,微微背过身想让自己赶紧平静下来。事与愿违,他有些绝望地发现冷水好像根本没什么用。

高英杰放下了衣服却没有出去的意思,乔一帆观察到这一点后手都开始发抖了。偏偏高英杰还在向这边走,顺手拉开了淋浴间的门。

“怎么了一帆...这是凉水?!”高英杰看到恋人微微发颤的身影,没等一句话问完,就察觉到了空气中格格不入的凉意,于是赶紧关了水再扯过浴巾把乔一帆包了个严实。

半拉半抱的把乔一帆从淋浴间弄出来,随即就被抵在了盥洗台上。高英杰从背后搂住乔一帆的腰,脸也埋在他的颈窝。乔一帆心想着肯定是被发现了,脸上一派潮红却还是握住了对方环在自己腰间的手。

“一帆你...下次别这样。”从颈侧传来的声音闷闷的“有什么就直接和我说,可以吗?”

乔一帆点点头,完了才想是不是该出声答应一下。不等他反应过来,脖子上传来的温软触感却让他浑身一僵。

高英杰在吻他。

其实高英杰也不知道要怎样在恋人的脖子上亲吻,只是凭着那份喜爱的心情轻轻的舔舐,还有像吃樱花甜筒的蛋卷那样啃咬着。乔一帆皮肤白,可高英杰也没留下太深的印子,不过舌尖一路上滑含住了乔一帆的耳垂。


全文请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