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九里新茶茶茶

© 九里新茶茶茶 | Powered by LOFTER

卡萨布兰卡

我就来放个开头( ⊙ o ⊙ )

在两个大大 @呦呦鹿鸣莳花归倾  @清夜长空督促下(诶?)开的脑洞

应该是系列文,里面都是从电影上开脑洞写的文,这篇也是

情节应该会有一部分和电影有点像吧...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CP:方王

BGM:Lube-伏尔加河长流水(不要在意歌词...还有,卡萨布兰卡的电影插曲实在是让人...

(最后说一句,那篇高乔没坑!!)

---------------------------------------------

01

我家对门搬来了两个年轻人。

在这样的战乱年代,搬来这个城市的人很多。基本是逃难的。满面愁容,衣衫褴褛,手中紧紧握着所剩无几的家当,干枯贫瘠的像是萨哈来沙漠——不,或许沙漠也要比这些人富足些。

可这两人有些不一样。

他们的衣着打扮,举止谈吐看上去不像普通人,但是在搬进屋时,我注意到他们一点行李都没有带。如果不是因为两个人性别相同,我差点认为他们是私奔而来,净身出户的情侣。

可惜,“不是情侣”的观点没几天就被推翻了。我仔细观察了很久——好吧,他们的确是情侣。

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在1939年的卡萨布兰卡,每个人都该有些能力让自己活下去,即使是个十岁小孩。更何况我有一对做情报工作的父母。

当时我以为他们不会与我有什么交集。仅仅几年后,遇到他们就成了我此生最幸运的事。

02

王杰希和方士谦逃到了卡萨布兰卡。

真的是“逃”。

从德国到摩洛哥,两人至少换了十几种身份,只为躲避穷追不舍的盖世太保。

在卡萨布兰卡安顿下来的第一晚,累得不想吃饭。两人干脆和衣面对面躺在床上。王杰希刚合眼,便听到方士谦轻轻笑了一声。

“从前听人说圣经,最不解的就是出埃及记。摩西何苦几十年在一个国家里绕来绕去,只为追随神的旨意。不过现在明白了,”他抬起胳膊去握王杰希的手:“摩西要活下去,他的族人也要活下去。真难啊,如今让我们活命就够难了。”“不如等安全了,你来写一本出德国记?”王杰希调侃。“什么啊,我又不信基督教,况且...我也当不了圣人。”结尾几字低沉的像是未曾说过,方士谦看着已经快睡着的王杰希,没有再说下去。脱了两人的外套,盖好被子,不多时也睡着了。

一个月前,他们还是柏林大学的学生,不论学生活动还是反战游行都做得风生水起。世事无常,当时谁也不曾想到如今这幅狼狈光景。

柏林大学确是一所有特点的大学。在战争情绪已经被鼓吹得无比高涨的德国,居然会有两个学院的学生会会长是非日耳曼名族。

一个在医学院,虽然是德国籍但怎么看都是德国与亚裔种族的混血,名字亦是充满东方气息:方士谦;另一个在法学院,干脆就是中国来的留学生,叫王杰希。

都是各自学院的翘楚,当上会长并不是太奇怪。只有一件事是所有人不知道也没想到的:他们是恋人。

交集源于法学院的一次自选课题研讨。时值希特勒初当政,假装亲和的外表下一派暗潮涌动。虽是来自中国,王杰希的敏锐程度丝毫不比那些德国学生差。他选了一个关于反人类罪的课题,不想因为题材敏感又偏难,竟没人同他合作。

“不行,如果你一定要挑这个题目,必须——一定——要是两个或者以上的人合作。”在王杰希第三次向导师陈述自己完全可以独立完成课题后,导师亦是第三次说了同样的话。照导师的性格,同样的话说三遍已是期限。可是同学的课题大多开始了,现在去哪里找合作的人?王杰希向老师道过别,沉默着走出了办公室。他不知道,导师也沉默了许久。

转机出现在一次集体课上。

此次课的讲师是学院中一位有名的教授,来听课的人很多。王杰希坐在中间排,散课时学生们都在向外走,他干脆收好东西在自己位子上坐着。等了一会,人没有走多少,却有个人过来敲了敲他的桌子:“你是王杰希?”

“是我,有事吗?”来的人个子很高,王杰希索性随着他的话音站起来看了看。有点眼熟......好像是那个医学院的方士谦?

“是这样,”方士谦不动神色的将眼前的年青人打量了一番:“导师和我说了你选的课题,听起来很不错,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跟我合作?”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