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九里新茶茶茶

© 九里新茶茶茶 | Powered by LOFTER

路程(完)

  • 写完了...男票嫁出去了...

  • 最后把我自己都甜到了...别嫌腻...

03

舍不得,舍不得让你的光芒被别人追逐,因别人而存在,却也舍不得让你刚具有搏击天空力量的翅膀就此折断。

方士谦握紧了右手,又松开,而后释然的笑了。我的小队长,与其让你独自在荣耀的世界里迎接风浪,不如和我一起,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吧。


对所有微草队员来说都是终生难忘的第五赛季,他们终于拿到了期盼已久的冠军奖杯。比赛结束的庆功宴上,大家都闹得很疯。王杰希没和他们一起闹但也没管,就看见方士谦带着笑意满场转,逗逗这个又逗逗那个。


宴席过半,王杰希觉得有些闷,和旁边几个队员嘱咐了一声便出去了。刚在走廊尽头的阳台上站定,没一会方士谦就跟了过来。


“吵到你了?”身后的人揽住他的肩膀,站到他身边。此时王杰希的个子已经很高,但比起方士谦还是要低一些,被这么揽着两个人都没觉得突兀。


“没有,”王杰希摇头“只是有点热,出来透透气。”


方士谦知道王杰希在想什么,夺冠后的喜悦与斗志把他的眼睛点的熠熠生辉。“队长,就这一个冠军可不够,”方士谦的语气格外认真:“我们在一起,怎么说也要多拿几个!”


这大概是我说过最出格的话了,方士谦暗想。单恋一个聪明人最累的就是要处处小心,“在一起”这样的字眼他从来不敢随便吐露。王杰希却好像没察觉到:“那是当然。”说着还握了握放在自己肩上的手。


其实王杰希不是不知道方士谦喜欢他,方士谦待他的不同,稍加留心就能注意到。可是方士谦没有和他明说,他也不知道那时到底该怎样面对这个前辈,这件事被两人心照不宣似的晾了下来。


回酒店的路上,王杰希靠在方士谦身上睡着了,到了房间换衣服之类的事也是方士谦帮他弄的。方士谦也奇怪,向来不以正人君子自居的自己竟是什么都没做。最后他也只是在王杰希的额头上留了一个浅浅的晚安吻。


我的小情人还没长大,哪里舍得对他做什么呢。


关于退役的事,方士谦很早就开始考虑了,王杰希也是很早就知道了。能拿到第七赛季的冠军奖杯,他很意外,更让他意外的,是庆功宴上大家庆祝的不仅是那座奖杯,还有方士谦刚刚收到了苏黎世大学的offer。


临走的那天,王杰希陪着方士谦收拾东西——其实大部分是王杰希在收,方士谦昨晚被那些后辈们灌了许多酒,现在实在不想动,端了一杯水看着自己的小队长忙东忙西。


等王杰希忙完,方士谦不知从哪里拿了个剥好的橙子递给他。王杰希没有吃,只是把橙子握在手里,低着头好像在想什么。


先开口的却是方士谦:“杰希,”他的语气有些颤“我喜欢你。”


“我知道。”话一出口,听的人和说的人好像都松了一口气。方士谦笑笑,没有去纠结那句“我知道”到底是接受还是拒绝,又开始向王杰希交待别的事。王杰希听得很认真,好像刚才那段简短到简陋的对话根本没有发生。


后来王杰希送方士谦去机场,方士谦无比理所当然的找他要了一个拥抱。顺便附到王杰希耳边轻声道:“我那句话是认真的。”,再看着王杰希,耳尖染上一点红,脸上还是绷着严肃的表情:“我会好好考虑。”


“嗯,我不急。”方士谦心情大好的补了一句,推着行李很潇洒地走了。


在方士谦走了之后的几天,王杰希一个人的时候总有些心神不宁。对于那句话,他不知道如何答复,也不清楚自己应该表现什么样的态度,拖着却又不是他的性格。反倒是方士谦,有了网络阻隔,对王杰希愈发亲昵,料定了王杰希就是发火也没法对自己怎样。


其实他走了还是有点影响的,王杰希每每熬夜,不由自主的会去想方士谦给他准备的宵夜,尤其是剥的像一朵花一样的的橙子。他自己试了许多次,却怎么也剥不到那么好看。


有人说过,每一个爱人都会给你留下一些爱好,不论你们有没有在一起。王杰希看看自己手上的橙子,再看看旁边不是那么漂亮的橙子皮,这一点清淡的橙香...算不算是方士谦留下的呢?


04

拿到世界赛的邀请函,王杰希先注意的是上面“瑞士苏黎世”的字样。


会不会遇到他?不过遇不遇到都没有关系,三年了,那句话的答案他早已经考虑好。


到苏黎世的第一个晚上,王杰希才整理好房间,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小队长啊,下趟楼呗,给你送了点东西。”那边方士谦嬉皮笑脸。


“哦,稍等,我就来。”王杰希收了线,然后淡定的换衣服,下楼。


电梯门一打开就看见等在大厅里的方士谦,鼻梁上架着金属边的眼镜,上身浅蓝紫色格纹的衬衫,下面驼色西裤配黑皮鞋,怎么看都是一副精英的样子。只是手上拿了一小捧洋槐花,还提了一袋橙子。


“我说,要求婚也不是你这个配置吧。”王杰希一边说,一边带着方士谦向自己房间走。


实际上方士谦那天没有求婚,只是给他家小队长剥了个橙子,让他早点睡,就回去了。名为“求婚”的彩蛋在后面。


中国队夺冠那天,所有人都嗨过头了,连王杰希第二天都睡到中午才起来——被叶领队叫醒的:


“大眼啊, 你家老方在楼下等你呢。”


“他什么时候成我家的了?”王杰希这边在跟叶修呛声,那边动作也不慢。五分钟之后,他在楼下疑惑的看着好像连束玫瑰都没拿的方士谦:“你要求婚?这也太不像了。”


方士谦没说话,带着笑意指了指天上。


一架飞得很低的飞机。


在地面上看,那架飞机飞的也不快,尾部的喷气慢慢组成一句话:Would you like to marry with me?还伴着旁边所有人的惊呼。


这时候方士谦已经单膝跪地,手中握着一个戒指盒笑吟吟地看着王杰希:“怎么样,杰希,结婚吧。”


“我记得你那句‘我喜欢你’我还没说答应吧?”王杰希这么问着,自己却也忍不住笑了。


方士谦专心的取出戒指套在王杰希的无名指上,然后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可是你收了我的洋槐花啊,这还不算答应吗?”


没有人听到这几句话,只是看见在这异国他乡的街头两个人拥吻在了一起。


暗恋的时候,我们都以为离爱的那个人很远。其实,所有关于爱的路程,只要心意相通,都是一步之遥。

--END--

洋槐的花语:隐秘的爱

说好的方神经病被我写成了方苏苏T^T @鹿莳不是鹿食x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