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九里新茶茶茶

© 九里新茶茶茶 |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突发瞎写的小段子,如果有bug请捉出来喂我(因为书放在学校而我的记性又非常的……

这次就算是自己的生日礼物吧,懒得等15号了,就现在发

最后一年“1”开头的生日了,突然有种过一年老一年的感觉

新的一岁还是一样的爱他,爱他们

-----------------------------------------------

“‘……在职业联盟里竞争的战队和选手们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所以我想问,杰希大神有没有想要放弃的时候?如果有的话是在什么时候呢?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哎呀这个问题好像之前都没有看过呢,不过的确也没怎么听王队说过,”主持人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还有些微好奇:“那,王队,有过这样的时候吗,最后是怎样的结果呢?”

镜头下面的王杰希听到问题时神色更严肃了一些,这个时候却稍稍放松,带着一点笑意开口:“当然有了,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候啊,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嗯,比如说——当队长的应该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有时候队伍成绩不太好,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寻找原因然后改进,如果一时间还是没有改观的话,我们会考虑是不是坚持的时间不够久或者解决方法并不合适,可是如果这演变成了长时间的、常态,难免会出现放弃的念头。这时候的放弃不是对于队伍,而是对于眼下解决问题的方法。因为现状没有办法判断方法的对错,所以没法确定是要继续还是终止。”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但是这样的时候真的非常感谢我的队友们,这样的时候大家都是一起寻找解决办法,最后切实的,让这些时刻顺利、成功的度过了。”说起队友,王杰希眼中不由得带起一些骄傲神色:“至于结果,我没法具体的说,不过可以打个比方——就好像,我连着三天去食堂吃早饭,都因为不凑巧,焦圈儿买完了,第四天我在刷牙的时候就在想今天不吃焦圈儿也不准备去看了,结果一进食堂阿姨就和我说今天还有焦圈,是许斌特地让大师傅多做一点留给我的。那时候吃到想了三天的东西和解决问题的感觉也没什么差别了。”

这次采访是用直播形式进行的,媒体之前和微草合作过好几次,还算相熟,晚上的聚会王杰希不太好推脱。应酬一晚,打开家门已经快十点了,王杰希打开门,站在玄关就看见方士谦抱着pad窝在沙发里看着自己下午专访的回放,正放到自己说许斌的那一段,眼见屏幕在0.1秒之内被一堆粉色文字占领了——这人居然还没关弹幕。

“嗯?”方士谦哼出一个询问的鼻音:“你回来了,要吃夜宵吗?”话还没说完王杰希已经走过来,就挤在他身边坐下了:“你在看这个啊。”“是啊,”方士谦毫不在意的点了暂停:“你饿不饿?要不要弄点什么吃的——”“不用,”王杰希松开系了一天的领带,把它和西装外套一起随手扔在沙发上:“我先坐一会。”“嗯。”方士谦没再多问,拿起刚才随手放在茶几上的pad继续看了起来。

王杰希刚才说的“坐一会”真的就是想和方士谦一起坐一会,开门的时候看着自家恋人穿着家居服窝在沙发里,只点着沙发旁边一盏台灯,柔黄色的灯光像是给人镀上一圈温暖的边,实在是让人心动。只是想不到方士谦看视频看的专心无比,半天也没再和王杰希说一句,王杰希本想和他一起看,结果发现这开着弹幕的视频本人看起来真的有些公开处刑的感觉。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用手背蹭蹭鼻子:“我说,有什么想问的你直接问我不就行了,大活人还在这呢,”方士谦转头就看见王杰希有些泛红的鼻尖,知道他不好意思了,一反常态的没有嘲他几句,认真想了一会开口道:“想放弃的时候……说真的,王杰希,你有过想放弃的时候吗?平时好像挺少能听到你说‘算了吧’这种话。”说完似笑非笑的瞟他一眼:“王队长答记者问*那一套就算了啊。”

“有,肯定有啊,”王杰希答的爽快,人却像抽了骨头似的慢慢歪在方士谦身上:“就刚当队长那会儿,带队方面什么都不懂,还有个搞事前辈一天到晚横挑鼻子竖挑眼。”“你行了吧,跟我秋后算账呢?”方士谦一听就要走,却被王杰希一把拉住:“是是是我是开玩笑的,而且这账现在不也算是算完了吗。刚接队长那一会还是小心多一些,毕竟一个队里都是前辈,真说想放弃还是换打法那段时间的多,那条路可是说就是我们自己摸索的,我不确定结果还带着你们一起提心吊胆。”他边说着边像是回忆一样合上眼:“当时比赛结果完全不能证明我们这条路走的是对是错,时间又经不起再改变再磨合那么耗下去了。我有段时间都不敢给林队打电话,担心有一天不得不和他说,他托错了人。”“林队可从来没有这么觉得过……”“啊?”方士谦说的王杰希没有听清楚,就看他站起身还把自己一把拽了起来:“赶紧去洗澡!都十点半了。”“哦,好。”

进了浴室的王杰希没有看到方士谦把他拉起来之后,又坐回沙发神游了好一会。方士谦一直是那个和林杰联系的更多一些的人,王杰希刚来那段时间,林杰没有特别担心方士谦真的会和王杰希关系太差,更多的是担心王杰希新人出道就当队长会有很多事应付不来,可是王杰希的所作所为却一次次的让他们两刮目相看。他一直记得林队对他们说出那句话时,温柔坚定又带着骄傲的神色:

“我想,这会是我做出的最正确,最英明的一次决定。你们,会是我一生中的骄傲。”**



*借鉴了亘白太太《喻秃》里面的“喻文州答记者问”

**出自《巅峰荣耀》

评论
热度(6)